《最漫长的思念》读后感10篇

匿名 2019-04-19 13:12:39 1

《最漫长的思念》是一本由【印度】泰戈尔著作,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的精装图书,本书定价:39.50,页数:304,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最漫长的思念》读后感(一):诗三百 思无邪

相比《新月集》,我比较喜欢《飞鸟集》,而其翻译者众多,我独爱郑振铎版,是因为他的翻译在内容上更忠实于诗歌原文,语言方式也忠实于原文语序,简单说,就是像外国人一样说外国话。而这本新书《最漫长的思念》这方面尤甚。

《最漫长的思念》读后感(二):爱的变奏与延伸

泰戈尔是一位对整个世界都有着巨大影响的作家,他的诗内容之广,种类之繁多,在世界文坛实属罕见。《最漫长的思念:泰戈尔经典诗选》收入了泰戈尔最具代表性的两部诗集——《新月集》和《飞鸟集》。这些诗中有着浓郁的情感,泰戈尔把惊奇、慈爱和想象投射到每一个事物上去, 使事物有了一种不朽的意味。

泰戈尔认为,爱创造了世界,世界的本质就是爱;人世间要是没有爱,就没有欢乐,生活也便失去了“韵律”。这就是泰戈尔“爱的哲学”。他认为妇女和儿童便是爱的化身,孩子对世界的爱,对母亲的爱是最真诚、最纯朴的。《新月集》的童真美,首先就是表现了儿童最初的爱,那就是爱母亲。这种爱,是孩子纯真天性的流露,如露珠一般晶莹、明星一般璀璨;如清泉出山一样自然,花瓣绽放一样和谐。

《最漫长的思念》读后感(三):你是谁,读者,百年后读着我的诗?

拉宾德拉纳特·泰戈尔,被誉为“20世纪最伟大的亚洲诗人”同时他也是亚洲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殊荣的文学家。泰戈尔的诗歌是十分亲民的,无论你我是不是学习的文学,但是只要读书,就一定接触过泰戈尔的诗歌。因为泰戈尔的诗歌,短小而美丽,没有复杂的修辞也没有宏大的叙事,就是简简单单、纯纯净净的一些美好时刻的记录,读泰戈尔的这些小诗,就像在暴雨后初夏的早晨,推开卧房的窗户,看到一个淡泊清亮的晨,一切都是那样清新、亮丽,可是其中韵味却很厚实,耐人寻味。

当初读泰戈尔的诗歌的时候,觉得一瞬间整个时光都变得温馨起来,整个天地都充斥着一种温暖的粉红色,诗歌中充满了温柔的意象,调皮可爱的孩子、慈祥美丽的母亲、灵动活泼的各种小动物、静谧流淌的河水、淳朴敦厚的乡村、寂静神秘的夜晚还有那对于神明的渴望与信任,也许只是短短的十几个字却把人在最初蒙昧的回忆中所有的美好事物都包含进去了。

人说,读泰戈尔的诗歌,就像感受着初春温和的阳光和微风,他的诗句里描写的环境像是梦境一样,他的两部主要作品,一部是以描绘儿童世界的天真纯洁为主旨的散文诗集《新月集》,另一部是关于自然、爱情和人生的哲理抒情诗集《飞鸟集》,这两部诗集已经问世一百余年,却始终成为一代又一人最真挚的回忆,正因为塑造了泰戈尔给予人间的最纯美的梦境,之所以是梦境,是因为我们每个读者都知道,现实中诗歌的世界我们难以为继,可是我们的灵魂却无数次地向往着他诗歌中的地方,也由于这份向往让我们对他的诗歌产生了一种爱慕的情怀。

虽然我们不能置身于如此美丽的地方,但是究竟我们还有他的诗歌陪伴,一句一句地品读,至少在那一刻我们的精神可以和泰戈尔传诵了一百多年的诗歌能够相契合,同这份人类最朴素的追求共眠在浮华喧嚣的人间。

读诗有时候是为了对抗我们无奈的人生,当今冬的寒冷渐渐而至,当雾霾又一次遮住了阳光,当加班的辛劳再一次让人精疲力竭,当一个人独自承受不能言说的苦难的时候。你翻开一本美丽的诗集,化身成为那诗歌中调皮可爱的孩童,在芳草地之中嬉笑玩乐的时候,请记得你并非是一个人,并不孤单,在远方、在你的身边总会有一种诗的语言告诉你,你并不孤单,无论天涯海角,我永远陪伴着你,我会在你哭泣的时候,来到你的身边,倾听你的祈愿。

这些美丽与精神化就了泰戈尔最美丽的一篇诗集《最漫长的思念》,以一种漫长的轻微苦涩的思念命名,就像每个人的生命一般,在漫长的追寻中,等待一切美好的如期而至。

《最漫长的思念》读后感(四):诗圣泰戈尔不只是一般意义上的诗人

泰戈尔的作品弥漫着一种恬淡、静谧、飘逸、肃穆的意境,如珍珠般闪耀着深邃的哲理光芒,读来发人遐想,让人陶醉,其中蕴涵的精深博大的人生哲理启示,总能令人感受到一种振奋人心和进取奋斗的精神鼓舞,在唤起人们对大自然、对人类、对世界上一切美好事物的爱心的同时,也启示着人们如何追求现实人生的理想,让整个人生充满欢乐与光明。泰戈尔的诗被人们当做“精神生活的灯塔”。泰戈尔曾经说过:“我觉得我不能说我自己是一个纯粹的诗人,这是显然的。诗人在我的中间已变换了式样,同时取得了传道者的性格。我创立了一种人生哲学,而在哲学中间,又是含有强烈的情绪质素,所以我的哲学能歌咏,也能说教。我的哲学像天际的云,能化成一阵时雨,同时也能染成五色彩霞,以装点天上的筵宴。”泰戈尔不是通常西方意义上的诗人,也不是通常中国意义上的诗人,在他的本土,诗人之意比以上所称要大得多,那更接近于古代意义上的圣哲,或我们说,预言家——凡人和神明之间的一座桥梁。尼赫鲁一干人以“祖师”称他。他和甘地作为两个方向上的巨人共同孕育了印度独立解放的一代人。用现代身份来定义他,必须加上更多字眼:思想家、哲学家、宗教家、教育家、社会改革家、诗人、音乐家、剧作家、画家……只保留其中任何一个领域,他的成就都足可傲世。他的通广深厚,近世也许只有少数几位人物堪可比肩:歌德、托尔斯泰……诚如其研究者、孙女婿克里希那·克里巴拉尼所说:那些只能通过译文了解罗宾德拉纳特的人,难以对他天才的博大和深邃作出任何正确的判断。泰戈尔的散文诗中出现最多的人称是“你”。大多数情况下,这“你”是抽象的用法,指的是“梵我一体”的神。诗人常常把近乎崇拜的赞美献给笔下的“你”,而且大部分赞美都非常深刻,以充分体现出梵——这神性的真理。

泰戈尔的“梵我同一”的思想,是一种古印度的智慧。虽然在生活的表象中,在我们的日常活动中,我们看到和听到的都是及其平常的人和事,但诗人却总可以发现超越于表象的东西,感受到隐秘的冲动。诗人在万物的生长和凋零中,在对邻人和家人的爱当中,领悟出神的慷慨而宝贵的赐予。 这神,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上帝或神灵,而是充实于宇宙,无处不在的最高实体(“梵”)。在泰戈尔的诗里,神不是远在天国,高高在上的,而是与人同在。神也不统治人,驭使人。相反,神创造和延伸自然,赐予人生命,启迪爱。 爱他人,就是体验到神,就是聆听神。在一切自然、和谐的关系中,在人与人的爱,不论是亲情还是爱情中,神与人合而为一。 诗歌,歌唱美丽的自然,歌唱人类的情感,也就是赞颂神。 这里揭示的是这种神人关系:神以倾注生命为快乐,人以得到神的庇护而幸福。 神不但创造人,而且神通过人实现自己的神性。这神与人的相容,神性和人性的交织,是一切爱,幸福和希望的源泉。万物都是神灵的使者,当我心里有爱的时候,神和我们在一起。

在《泰戈尔回忆录》中,泰戈尔记录下了他神奇的彻悟自觉体验: “一天,在很晚的下午,我在我们乔拉桑科房子的屋顶凉台上散步。晚霞的余光和苍白的黄昏合在一起,那景色仿佛使来临的夜晚,对我有一种特殊的奇妙魅力。连毗连的墙壁都美丽地放光。在这个世界中揭开了平凡的盖子,我想,是不是暮色中有什么魔术使它这样呢?决不是的!

我立刻看出这是夜晚的效果照到我的心上,它的光影把“我”湮没了。当“我”在白日强光中奔腾的时候,我所知所觉都和它混在一起,被它藏过了。现在这个“我”被放在背景里去,我就能看到世界的真实的一方面。这一方面是不平凡的,它充满着美和欢乐。

从这次经验以后,我屡次试验故意地压抑我的‘我’,仅以参观者的身份去观看世界的效果,我的努力总会得到一种特别愉快的报酬。我记得我也试着向一位亲戚解释怎样去看世界的真面目,以及在这幻象之后的,我们自己的感觉上的负担怎样随之减轻;但是我相信我的解释没有成功。

以后,我又得到一次彻悟,这彻悟在我的一生中持续着。”

《最漫长的思念》读后感(五):泰戈尔不是通常意义上的诗人

泰戈尔的诗歌弥漫着一种恬淡、静谧、飘逸、肃穆的意境,如珍珠般闪耀着深邃的哲理光芒。读来发人遐想,让人陶醉。而其中蕴涵的精深博大的人生哲理启示,则总能令人感受到一种振奋人心和进取奋斗的精神鼓舞,在唤起人们对大自然、对人类、对世界上一切美好事物的爱心的同时,也启示着人们如何执著于现实人生的理想追求,让整个人生充满欢乐与光明。泰戈尔的诗被人们当做“精神生活的灯塔”。 泰戈尔不是通常西方意义上的诗人,也不是通常中国意义上的诗人,在他的本土,诗人之意比以上所称要大得多,那更接近于古代意义上的圣哲,或我们说,预言家——凡人和神明之间的一座桥梁。尼赫鲁一干人以“祖师”称他。他和甘地作为两个方向上的巨人共同孕育了印度独立解放的一代人。用现代身份来定义他,必须加上更多字眼:思想家、哲学家、宗教家、教育家、社会改革家、诗人、音乐家、剧作家、画家……只保留其中任何一个领域,他的成就都足可傲世。他的通广深厚,近世也许只有少数几位人物堪可比肩:歌德、托尔斯泰……。诚如其研究者、孙女婿克里希那·克里巴拉尼所说:那些只能通过译文了解罗宾德拉纳特的人,难以对他天才的博大和深邃作出任何正确的判断。

从8岁到80岁,50多部诗集、12部中长篇、100余短篇、20余戏剧、2000余歌曲、1500余帧画以及大量关于文学、哲学、政治的论著和游记、书简中的仙风道骨,看着他就“能知道一切事物的意义”,就能回归生命本真。他是“人类的儿童”,泰戈尔的心从没老过,他一生清新与灵性的芬芳就像他的诗,不必押韵、不需雕琢,却最能说出生命、自然乃至宇宙本身。他一语道破天机:“不能选择那最好的,是那最好的选择我”;“我觉得我不能说我自己是一个纯粹的诗人,这是显然的。诗人在我的中间已变换了式样,同时取得了传道者的性格。我创立了一种人生哲学,而在哲学中间,又是含有强烈的情绪质素,所以我的哲学能歌咏,也能说教。我的哲学像天际的云,能化成一阵时雨,同时也能染成五色彩霞,以装点天上的筵宴。”

泰戈尔的散文诗中出现最多的人称是“你”。大多数情况下,这“你”是抽象的用法,指的是“梵我一体”的神。诗人常常把近乎崇拜的赞美献给笔下的“你”,而且大部分赞美都非常深刻,以充分体现出梵--这神性的真理。泰戈尔的“梵我同一”的思想,是一种古印度的智慧。虽然在生活的表象中,在我们的日常活动中,我们看到和听到的都是及其平常的人和事,但诗人却总可以发现超越于表象的东西,感受到隐秘的冲动。诗人在万物的生长和凋零中,在对邻人和家人的爱当中,领悟出神的慷慨而宝贵的赐予。 这神,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上帝或神灵,而是充实于宇宙,无处不在的最高实体(“梵”)。在泰戈尔的诗里,神不是远在天国,高高在上的,而是与人同在。神也不统治人,驭使人。相反,神创造和延伸自然,赐予人生命,启迪爱。 爱他人,就是体验到神,就是聆听神。在一切自然、和谐的关系中,在人与人的爱,不论是亲情还是爱情中,神与人合而为一。 诗歌,歌唱美丽的自然,歌唱人类的情感,也就是赞颂神。 这里揭示的是这种神人关系:神以倾注生命为快乐,人以得到神的庇护而幸福。 神不但创造人,而且神通过人实现自己的神性。这神与人的相容,神性和人性的交织,是一切爱,幸福和希望的源泉。万物都是神灵的使者,当我心里有爱的时候,神和我们在一起。

瑞典诗人瓦尔纳-冯·海登斯塔姆大力推荐曾这样评价泰戈尔:“我读了这些诗歌,深受感动。我不记得过去二十多年我是否读过如此优美的抒情诗歌,我从中真不知道得到多么久远的享受,仿佛我正在饮着一股清凉而新鲜的泉水。在它们的每一思想和感情所显示的炽热和爱的纯洁性中,心灵的清澈,风格的优美和自然的激情,所有这一切都水乳交融,揭示出一种完整的、深刻的、罕见的精神美。他的作品没有争执、尖锐的东西,没有伪善、高傲或低卑。如果任何时候诗人能够拥有这些品质,那么他就有权得到诺贝尔奖金。他就是这位泰戈尔诗人。” 泰戈尔还为后人留下了十二部中长篇小说、一百余部短篇小说和二十余种剧本。其中短篇小说的艺术成就和影响,并不逊于他的诗歌创作。在泰戈尔之前,印度短篇小说还处于萌芽阶段,正是泰戈尔,使短篇小说在印度现代文学中展示了广阔的发展前景。一些文学史家指出:“泰戈尔不愧为孟加拉短篇小说的真正创造者”,“优秀的短篇小说使他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小说家之一”。泰戈尔自己也说过:“这些短篇小说一向是我的宠儿。”可惜的是,印度国内和世人对泰戈尔的短篇小说没有予以足够的重视。

相关阅读